代理ip

>

换ip软件

>

http代理

>

ip代理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章内容
代理ip的分类
来源: 作者:admin 时间:2018-11-26 11:33:49

随着网络兴起发达,不断发展完善,对于用户而言,网络的限制也越来越多,这对于网络优化人员来讲是一件不利的事情,注册数量限制,IP也限制,影响工作效果,这个时候就需要用到代理ip,云连代理换ip软件是您的最佳选择!那么代理ip分哪些类型呢?

1、HTTP代理

www对于每一个上网的人都再熟悉不过了,www连接请求就是采用的http协议,所以我们在浏览网页,下载数据(也可采用ftp协议)时就是用http代理。它通常绑定在代理服务器的80、3128、8080等端口上。

2、socks代理

相应的,采用socks协议的代理服务器就是SOCKS服务器,是一种通用的代理服务器。Socks是个电路级的底层网关,是DavidKoblas在1990年开发的,此后就一直作为Internet RFC标准的开放标准。Socks 不要求应用程序遵循特定的操作系统平台,Socks 代理与应用层代理、HTTP层代理不同,Socks 代理只是简单地传递数据包,而不必关心是何种应用协议(比如FTP、HTTP和NNTP请求)。所以,Socks代理比其他应用层代理要快得多。它通常绑定在代理服务器的1080端口上。如果您在企业网或校园网上,需要透过防火墙或通过代理服务器访问 Internet就可能需要使用SOCKS。一般情况下,对于拨号上网用户都不需要使用它。注意,浏览网页时常用的代理服务器通常是专门的http代理,它和SOCKS是不同的。因此,您能浏览网页不等于 您一定可以通过SOCKS访问Internet。常用的防火墙,或代理软件都支持SOCKS,但需要其管理员打开这一功能。如果您不确信您是否需要SOCKS或是否有SOCKS可用,请与您的网络管理员联系。为了使用socks,您需要了解一下内容:

① SOCKS服务器的IP地址

② SOCKS服务所在的端口

③ 这个SOCKS服务是否需要用户认证?如果需要,您要向您的网络管理员申请一个用户和口令

知道了上述信息,您就可以把这些信息填入“网络配置”中,或者在第一次登记时填入,您就可以使用socks代理了。

在实际应用中SOCKS代理可以用作为:电子邮件、新闻组软件、网络传呼ICQ、网络聊天MIRC和使用代理服务器上联众打游戏等等各种游戏应用软件当中。

3、VPN代理

指在共用网络上建立专用网络的技术。之所以称为虚拟网主要是因为整个VPN网络的任意两个结点之间的连接并没有传统专网建设所需的点到点的物理链路,而是架构在公用网络服务商ISP所提供的网络平台之上的逻辑网络。用户的数据是通过ISP在公共网络(Internet)中建立的逻辑隧道(Tunnel),即点到点的虚拟专线进行传输的。通过相应的加密和认证技术来保证用户内部网络数据在公网上安全传输,从而真正实现网络数据的专有性。

4、反向代理

反向代理服务器架设在服务器端,通过缓冲经常被请求的页面来缓解服务器的工作量。 安装反向代理服务器有几个原因:

加密和SSL加速

负载平衡

缓存静态内容

压缩 减速上传

安全 外网发布

大多使用开放源代代码的squid做反向代理 

5、其他类型

FTP代理:能够代理客户机上的FTP软件访问FTP服务器

RTSP代理:代理客户机上的Realplayer访问Real流媒体服务器

POP3代理:代理客户机上的邮件软件用POP3方式收发邮件


相关文章内容简介
推荐阅读
  • 20 2018-12
  • 25 2019-10
    爬虫代理和隧道代理的区别

    HTTP代理指的是使用代理服务器使网络用户访问外部网站。代理服务器是介于浏览器和Web服务器之间的一台服务器,是建立在超文本传输协议上的网络浏览方式,作用是可以防伪部分对协议进行

  • 14 2020-02
  • 28 2019-08
    高质量代理ip资源难寻

    虽然如今的代理ip行业发展迅速,用户可以随时随地使用代理ip来满足自己的需求。但是代理ip市场鱼龙混杂,对于代理ip使用用户来说,高质量代理ip资源尤其难寻。对于用户来说,高质量代理ip

  • 11 2019-07
    选择代理IP或者动态VPS和动态VPS时如何对比价格

    很多朋友在购物时都是以价格为主要因素,就拿代理IP或者动态VPS来说,有免费的就不用收费的,有便宜的就不用更贵的。这样虽然降低了成本,但同时也降低了效率,在如今这个时代,效率永

  • 06 2019-12
    使用了代理IP做爬虫还是被识别?

    “封IP是不可能封IP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封IP的,左手高匿代理IP,右手优质爬虫程序,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高效工作的向往”,一个爬虫工作者如此骄傲的说。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